当前防范及化解系统性风险的切入点?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1 04:28

  当前防范及化解系统性风险的切入点?

  易宪容

  近期,对于防范与控制系统性风险,无论是舆论的宣传,还是政府监管行动上的部署都十分频繁。比如相关的官方媒体,及政府官员都认为今后三年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重点阶段,透过一至三年的阶段性任务分解来治理金融乱象,最终实现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目标。这些舆论及官员们都认为当前中国金融市场面临的重大风险有:金融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银行不良贷款风险、影子银行风险、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房地产泡沫化风险、互联网金融风险等。

  还有,今年伊始,国内一行三会同时出手,频频对违规银行和企业开出巨额罚单。这向市场发出了将彻底落实防范与控制金融风险政策的信号。比如,人民银行这个月中旬以涉嫌违反《反洗钱法》为由,对重庆4家金融机构合共罚款195万元。银监会对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试图揭盖不良贷款,重罚超过4.6亿元,再对邮政储备银行甘肃武威分行违规票据案,罚12家金融机构近3亿元。还有,今年以来,证监会也处理了15宗违规案。这些案件包括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并对违规企业罚款超过1,000万元。据报道,今年1月计划审核39IPO申请,只有14家获得通过,通过率仅36%,从严治理股市也将成为一种常态。再就是中国保监会也行政处罚了5家企业,罚款219万元等。也就是说,这些监管部门的行动已经表明,国内金融监管部门频频地处理违规违法的金融机构的不平常行动,是向市场发出了强烈信号:为了防范与化解金融风险,严厉处罚金融市场违规行为、治理金融市场乱象的序幕已经拉开。

  现在的问题是,治理金融市场的乱象,严厉处罚违规违法金融机构能够防范中国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吗?如果要防范和化解当前中国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其重点又在哪里?中国金融市场的特征与欧美国家是一样吗?如果不一样,其系统性风险表现的方式又是什么?它可能在哪个节点上引发?如果不是一样,中国用何种政策及工具能够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等等。只有对这些问题进行认真思考,把握中国金融风险的实质与基本特征,才能够找到防范及化解中国系统性风险发生的正确之路。目前中国这场严厉处罚金融市场违规违法行动,只是金融市场的微观审慎监管小小的部分,只是治理金融乱象的开始,与宏观审慎监管来防范系统性风险发生还相差较远,更谈不上针对中国金融市场具体的宏观审慎政策,这才是防范及化解金融市场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关键所在。

  对于中国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是如何发生的,它既具有一般性,最为关键的及重要的原因不外是经济繁荣时期信用严重过度的扩张,并由此导致金融失衡及推动资产价格全面快速地上涨,吹大泡沫,但是由于各国市场的初始条件、环境、制度安排不同,其具体的表现形式会有很大不同。如何对这些问题不能够具体把握,或是增加治理成本,或是不能够对症下药。

  因为,中国经济是由计划经济转轨而来,中国金融市场与欧美发达国家有本质上的不同。在这种情况下,市场所需要的非人格化的信用无法在短期内生成,人格化的信用及政府对信用显性或隐性担保成了中国金融市场的本质特征。在这种条件下,不仅表现为政府会过度干预与参与市场,用权力来分配金融资源,市场价格机制扭曲,有效的市场难以形成,而且也表现为整个金融市场过度信用扩张十分疯狂,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及个人都是如此。因为这种过度使用现有的金融体系可以把收益归自己,成本则让整个社会来承担。这也是当前中国金融市场许多离谱金融创新、金融行为的根源。比如什么首付贷、现金贷、裸贷等产品出现,什么一个人可以利用银行贷款购买几十套住房、30万元可以撬动千万元商品房,什么上市公司严重造假一而再再而三等等,这些都是欧美发达金融市场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在中国则俯拾皆是。所以,治理当前中国金融市场的乱象,应该是防范与化解金融风险的序幕,但是其治理金融乱象不是仅罚款就可一了百了,而是要有制定相关的法律让这些当事人承担刑事责任。国内金融市场乱象丛生,法律上不健全同样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有不少市场分析都认为,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产生系统性风险的概率是相当大。比如,中国资产价格泡沫“堰塞湖”风险迟迟无法化解,中国类金融已经发展到一个极致的市场。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董事长楼继伟认为,相比于美国十年前的金融市场,各种金融衍生品风险收益 特征是有定义的,也都是经过备案。中国则更为混乱,需要穿透到产品底层,才能识别真实的风险特征。中国的金融机构,除了传统的银行、证券、保险、基金外,各类特色的金融,类金融机构和区域性交易市场创新更是让人眼花缭乱,不胜枚举。

  所以,要防范和化解中国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从中长期来说,就是要建立起非人格化的信用体系,让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没有建立起非人格化的信用体系及相应的法律及司法制度,没有建立起有效的金融市场价格机制,滥用或过度使用现有的金融体系就不可能避免。从短期来说,就得严厉治理金融乱象入手,并用经济杠杆及税收政策来化解资产价格泡沫“堰塞湖”,特别是房地产市场泡沫。这个资产价格泡沫“堰塞湖”,既是类金融发展到极致的原因也是其结果。否则,中国系统性风险随时都可能发生。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